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论文 > 教育论文

反馈机制下交通工程人才培养目标认同度的实证研究

  • 教育论文
  • 2021-06-05

徐睿 邓明君

[摘 要]为了考查交通工程专业培养目标设置的合理性,通过抽样方式向用人单位、毕业生、行业专家、在校生发放调查问卷,采用层次分析方法,对回收的问卷进行分析。结果显示,培养目标基本合理,但专业的行业知名度不足,学生存在学习迷茫等问题,为下一步改进提供了方向。

[关键词]培养目标;合理性;实证研究

[基金项目]2017年江西省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课题成果之一“反馈机制下交通类创新人才目标达成度及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以交通工程专业培养为例”(17YB057)

[作者简介]徐 睿(1985—),男,江西南昌人,交通运输工程硕士,华东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讲师,主要从事智能交通系统控制与管理研究;邓明君(1978—),男,陕西略阳人,交通运输工程博士,华东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交通规划设计、智能交通系统控制与管理研究。

[中图分类号] U11-4[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1674-9324(2020)46-0-03[收稿日期] 2020-09-30

本科培养是否达到预期的目标是衡量教学质量的重要标准。教学质量的评估是一个复杂的动态过程,因为毕业生的职业生涯发展具有不确定性,而本科培养经历在整个人生成长中起到的作用也难以定量评估。为客观量化培养目标达成情况,首先,明确学生毕业后工作年限,即在一个固定的年限相同的毕业时间尺度内,对学生进行调查采样,以此时段内毕业生达成培养目标的效果作为评价要素。其次,调查对象、调查内容的选取、反馈要能衡量培养目标制定时考虑的相关要素,如反映国家、地区、行业和经济发展对人才的需求,是否符合学校及专业定位;调查内容的反馈要能反映学生工作一段时间后培养目标要求达成的各种能力是否具备。

华东交通大学交通工程本科培养已历时19年,是江西省交通运输类优势专业,已向国家和行业输送1020名毕业生,在江西、全国乃至国际道路交通建设领域做出了积极的贡献。随着“交通强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如何更好地培养国家、地区和行业需求的道路交通类人才,本研究的重要意义凸显。本文以交通工程专业为例,将培养目标分解为5个子目标,设计了调查指标和内容,提出了评价方法,并以我校交通工程毕业生反馈的调查数据为依据,应用本文介绍方法进行评价,针对评价结果提出了一些改进措施。本研究能够为人才培养目标达成与否的量化评价和交通工程专业学生培养改革提供依据和参考。

一、对象和方法

(一)调查目标

将交通工程专业培养目标共分解为5个子目标。

目标1:适应社会与经济发展需要的,具有高尚品德、健康人格、良好的人文修养和较高的工程素养。

目标2:具备扎实的数学、自然科学和交通工程基础知识,以及交通系统规划与设计、道路设计与施工管理、交通系统智能控制与管理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及能力。

目标3:具备一定的传统交通与现代信息技术结合的视野和能力;具备较强实践能力、自学能力、沟通能力、团队精神和创新精神。

目标4:能从事交通领域规划、设计、施工、运营、管理等工作。

目标5:成为高素质技术骨干或管理骨干。

(二)调查对象

2018年3月,交通工程系分别向用人单位、毕业生、行业企业专家、专业教师及在校生发放了培养目标认同度调查问卷,其中向毕业生发放问卷120份。本次调查共回收有效问卷99份,有效问卷涉及18家用人单位、91名毕业生。

(三)分析方法

层次分析法(AHP)是分析相互关联、相互制约、影响因素众多的复杂系统管理、评价、决策的有效方法。该方法将定量分析与定性分析结合,用决策者的经验判断各影响参数之间与目标能否实现的相对重要程度,进而得出各指标或决策方案的权重,获得各方案的优劣次序,为不同方案评价、决策提供参考。层次分析法包括层次结构模型构建、相对权重的判断矩阵构建、层次单排序及检验等三个环节。为基于反馈数据量化评价培养目标达成情况,选用认同度作为评价总目标,所调查的5个分目标作为评价准则,各调查对象作为不同的评价个体的认知判断,以此构建层次模型(图1)。

根据不同调查对象在工作中对专业需求及认知情况,构建各目标之间的权重判断矩阵。首先构建各分目标层与总目标之间的比较矩阵,其次构建调查对象层与各分目标层C1,C2,…,C5之间的权重判断矩阵B1,B2,…,B5。

建立好各层次的判断矩阵后,求取判断矩阵的特征向量与特征根,进行一致性检验,获得各层对上一层目标的层次单排序结果向量w(2),w(3)。总排序由公式(1)计算。

w=w(3)w(2)                                              (1)

由總排序权重确定各调查对象对总目标即认同度评价的权值,再由各调查对象调查反馈认同度评价结果与该权值加权而获得最终的认同度评价结论。该结论综合体现了用人单位、毕业生、行业专家、专业教师、在校生、学生家长等对培养认同度的认知,具有良好的客观性。

二、结果与分析

(一)调查结果

对本次调查回收的99份问卷进行处理,结果汇总如表1。

(二)基于层次分析法和调查数据的总体评价

本文通过AHP分层分析法,首先对各个目标的合理性进行总体评价,然后对各个相关者的评价进行分别分析,试图找出其中的关注重点和评价结果的形成原因。

1.各目标的认同度评价如图2所示。

对于“目标1:适应社会与经济发展需要的,具有高尚品德、健康人格、良好的人文修养和较高的工程素养”,相关各方都给出了相当高的正面评价,而持中立态度者占8.6%。

对于“目标2:具备扎实的数学、自然科学和交通工程基础知识,以及交通系统规划与设计、道路设计与施工管理、交通系统智能控制与管理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及能力”,持中立态度者占15%。

对于“目标3:具备一定的传统交通与现代信息技术结合的视野和能力;具备较强实践能力、自学能力、沟通能力、团队精神和创新精神”,持中立态度者占16.1%。

对于“目标4:能从事交通领域规划、设计、施工、运营、管理等工作”,持中立态度者占20.4%。

对于“目标5:成为高素质技术骨干或管理骨干”,持中立态度者占20.4%。

2.各目标的满意度结论。从各目标的制定方向来看,从目标1至目标5,由个人修养、工程学术能力,到从事工作,再到职业规划依次递进,但其认同程度依次递减。

这种递减关系与毕业生的就业状况相关联,并不是所有毕业生都会在毕业后从事与本专业相关的工作。如果结合本专业的毕业生就业情况来看,毕业后从事交通工程专业相关工作者实际占比约为75%,这个比例与目标4、目标5的认同度相当(表2)。

综合各目标的认同度,我们可以确定该培养目标的确符合交通工程专业的需求。

3.各相关方的认同度评价(图3)。

从用人单位角度,目标1、目标2的认同度较高,各有1家单位持中立态度,占10%;而目标3、目标4、目标5则各有3家单位持中立态度,占30%。根据单位所属的行业分析,其工作和交通工程专业方向越接近认同度越高。

从毕业生角度,除了目标1的认同度比较高之外,对其他培养目标持中立态度的在26.7%~33.3%之间。结合毕业生的就业方向,毕业后从事交通工程专业相关工作者与认同度大致相当。值得单独考虑的是目标2,虽然持中立态度的毕业生占26.7%,但持强烈认同态度的毕业生比例远高于比较认同态度。这个态度体现出毕业生在实际工作中,逐渐体悟出了专业培养的重要性。

从行业专家角度考虑,目标1至目标4的认同度都比较高,但目标5遇到了50%的中立态度,体现出本专业在业内的知名度较低,一部分专家并不完全相信本专业毕业生的发展空间。

从在校生和学生家长的角度,与其他各方不同,目标2的认同度是最低的,分别有16.7%和18.2%的中立态度。综合平时的谈话反馈,可以得出结论是在校生中有一部分人存在迷茫,对于自己现在的学习和未来的工作无法进行匹配适应。应当强调的是,由于经历的关系,有的时候老师的讲解无法被学生完全吸收,这种情况需要通过产学研结合,通过参加具体项目才能做到理解。而家长则有一定的“高分低能”顾虑,担心学校所传授的不能真正帮助学生在工作中站稳脚跟。

三、总结和建议

根据本次调查可以得出结论,交通工程系的目标制定基本是符合各方向需求的,在培养学生能力、毕业生就业方向、职业发展三个方面,能够符合各方的需求和期望。在目前大量本科毕业生从事非相关行业工作的情形下,交通工程系保持了75%以上的相关行业就业率,这是一个比较高的数字。

调查也暴露了本专业某些工作的不足。首先是研究和工程能力的培养需要进一步提高。有一些毕业生在毕业之后发现在校时没有学好专业。这不仅是学生的问题,也是教学改进的动力。给予学生符合实际的紧跟行业发展的本科教育是教育改革不变的追求。其次是行业的知名度不高,专家对交通工程系了解不够,这需要专业老师更积极地与各方沟通,多参加行业会议、评审会,参与项目,也依赖于毕业生的努力发展。再次是学生工作也需要进一步加强,对于有迷茫的学生需要更多的沟通疏导,让更多的学生参与到老师的课题中来。

参考文献

[1]鐘秋明,刘克利.高校毕业生就业观影响就业质量的实证研究[J].高教探索,2015(3):107-113.

[2]吕部,董兆武.用人单位对高校毕业生满意度实证研究—以用人单位对ABC学院毕业生评价为例[J].新视野,2014(2): 187-192.

Abstract: To measure the rationality of the training goal of transportation engineering specialty, the questionnaire was distributed to employers, graduates, industry experts and students by sampling method, and the collected questionnaire was analyzed by hierarchical analysis method.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training goal is basically reasonable, but this specialty is not well known in its industry, and some students are confused about the future, which provides the direction for future improvement.

Key words: training goal; rationality; empirical study

    猜你喜欢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扫一扫,加好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