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论文 > 教育论文

“影子教育”的社会影响及发展方向

  • 教育论文
  • 2021-06-02

[摘 要]“影子教育”作为主流学校教育之外的一种补充性教育,在中国教育体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其薄弱的研究基础,使其逐渐成为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痼疾。文章把“影子教育”视为一个不可忽视的教育问题进行剖析,希望引起不同学科研究者的关注,并立足自身研究领域的基础,对“影子教育”开展全方位多角度的理论研究,为“影子教育”的健康发展提供多重的理论视角。

[关键词]影子教育;学校教育;教育问题

[作者简介]刘思圆(1983—),女,山东招远人,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硕士学科教学(数学)方向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人工智能、数学教育方面的研究。

[中图分类号] G642[文献标识码] A[文章编号] 1674-9324(2020)46-00-03[收稿日期] 2020-09-26

“影子教育”(Shadow Education)又称教育补习、私人补习,是指由私人付费,面向主流学校教育之外的一种补充性教育,其授课内容随主流学校课程和考试内容的变化而变化[1]。“影子教育”的授课地点不限,授课对象以中小学生为主,授课教师有以下几类:课外补习机构的专职教师、无事业编制的代课教师、民办教师、在校大学生和研究生及极少数有事业编制的在岗教师[2]。目前,“影子教育”已是极为普遍的教育事实,它涉及范围之广、参与人员之多、年级层次和学科门类之健全毫不逊色于学校教育,有与学校教育并驾齐驱之势,同时,它所带动的经济增长也绝非一个等闲数字。但现阶段的“影子教育”极具功利性,需求方要考高分、进名校,供应方要赚钱,日益成为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痼疾,亟待走出误区,实现与时代精神价值取向的接轨。

一、“影子教育”的社会影响

“影子教育”于1992年提出,这个概念的提出是为了描述和分析日本高中生为了进入满意的大学而进行的课外补习现象。21世纪初,被称为“影子教育系统”的课外补习在世界各地迅速扩张,国外学者从多个角度对该现象进行了研究[3]。近年来,“影子教育”被引入国内,用来描述和分析在中国存在多年,具有深厚根基,参与人数众多且涉及范围广泛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课外补习现象。

有研究[4]显示,2004年中国城镇在校中小学生,有55.5%参加了课外补习,并且从东部到中部再到西部,补习参与度呈递减态势,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也是呈递减态势,学生课外补习所花费的费用占家庭教育总支出的1/3左右。

2018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委下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有意思的是,伴随着专项治理行动的进行,课外补习不仅没有降温反而持续升温。各地的校外培训机构在规范中疯长,全国校外培训机构数量已经远远大于学校教育的学校数。2018年7月24日发布的《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四年级和八年级学生参加校外辅导的比例分别为86.6%、87.2%,其中參加数学课外补习班的分别为43.8%和23.4%,这足以表明作为需求方的学生和家长对课外补习的参与热情度。为何减负“越减越负”呢?这种“供需两旺”的现象是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一)“互惠互利”诱发“影子教育”极速发展

“影子教育”能够吸引大量中小学在岗教师、高校在校生及毕业生参与,孵化出众多课外补习机构,是因为它不仅创造了诸多就业机会,还创造了优厚的利润,这也是推动课外补习机构极速发展的直接原因。另外,对于上下班时间固定的双职工家庭,其下班时间与学校放学时间不一致,子女放学后何去何从是令很多家长头疼的问题。而课外补习机构恰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按时接孩子放学并督促辅导作业,既解除了家长的后顾之忧,又避免了因辅导作业而引发的家庭矛盾,让父母可以安心投入工作,从而赚取更多金钱来支撑子女参加课外补习的教育费用,这也是课外补习机构火爆的原因。

(二)“应试教育”加速“影子教育”繁荣

学生减负、素质教育、教育公平性,这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但在中国现阶段,无论怎样教改,应试仍是我国主要的人才选拔机制,“高分”依旧是学生、家长、教师心中的万能钥匙,它是解锁优质教育资源的密码,是进入名校的入场券,是通过高考独木桥的平衡杆。于是,课外补习机构以帮助学生得“高分”为名,吸引家长和学生的眼球,招揽生源,为“影子教育”滋生蔓延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另外,在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对于低龄儿童,课外补习机构充分利用家长“不能输在起跑线”的心理,打着发掘儿童潜能,提升儿童智力的旗号给家长“洗脑”。对家长而言,让子女参加课外补习是挖掘潜能、提高智力的捷径。然而,这与马克思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理论相背离,造成孩子体育、智育、德育、美育与其智育发展水平不平衡,这也是造成我国社会缺乏具有创造性、创新性、多元化人才的原因之一。

(三)“学校教育”的不足为“影子教育”提供了生存空间

作为教师都知道“因材施教”是教学的基本原则,它要求教师从学生的实际情况出发,有针对性地开展教学活动。但由于原生家庭的差异,不同学生具有不同的特点,学校教育无法根据学生的个体差异进行差异化教学,优秀生“吃不饱”、学困生“消化不良”成为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而“影子教育”恰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课外补习机构倡导“一对一”个性化教学方式,成功缓解了家长的焦虑和担忧。

二、“影子教育”存在的问题

(一)缺乏统一的监管制度,监管力度不足

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指出由省级教育部门或市级教育部门,结合本地实际情况,研究制定校外培训机构设置的具体标准,并由教育部门、市场监管部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食品监管部门等各尽其责,共同做好“影子教育”的监管工作。但该文件并未说明各个部门详细的监管标准,比如教学场地的具体要求、师资要求、教学设备要求、收费标准等,出现多个部门共同管辖的交叉地带,这必然会出现监管“盲区”,使得“影子教育”监管力度不足。

正是因为监管力度不足,使得课外补习机构在办学资质、教师资质、办学场地、教学内容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现阶段,我国的课外补习机构均属私人办学且规模庞大,有不少课外补习机构存在无办学许可或证照不全、教学场地不合规、教师无证教学、教学内容超纲、教学设施简陋等现象;另有少数课外补习机构与当地中小学招生挂钩,形成隐形利益链,以赚取高额经济回报为目的。“影子教育”会带给学生怎样的影响,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二)急功近利、过度宣传、恶性竞争致使办学质量不保

课外补习机构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大造声势,而家长和学生在面对“特级名师”“保过班”等各种噱头的广告时很难分辨真伪。由于信息不对称、过度宣传产生的欺骗行为使得课外补习市场乌烟瘴气。另外,课外补习机构的师资令人担忧。补习机构的教师多数是高校在校生或刚毕业的学生,没有经过系统专业的训练,也没有实际的教育教学经验,只凭自己的感觉施教,很容易出现与课标不一致的情况。有些课外补习机构还打出某名校离退休名师的招牌,但这些老教师的教学方式、教育理念及知识体系是否能跟上现代教育改革的潮流,是我们无法预知的。而经过系统培训的专业的课外补习教师,便成了各路课外补习机构争抢的明星。一旦课外补习机构陷入恶性竞争,势必会影响育人质量并损害学生利益。

(三)过度的课外补习,干扰正常的学校教学

在岗在编教师违规参与课外补课的现象并未被遏制,反而引起一批在岗在编教师的辞职热潮,这势必对正常的学校教学产生影响,导致教学质量下滑。另外,课外补习机构的超前教学、超纲教学也是极为普遍的现象,这使得参加课外补习的学生在正常的学校教学课堂上无心学习、无意学习,顶撞任课教师、学习态度不端等。正常学校教学的任课教师必须加深教学难度、加快教学进度,才可以有效地组织课堂、驾驭课堂。而这样的行为却使没有参加课外补习的学生学不会、跟不上、学不懂,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去参加课外补习来赶上正常的学校教学,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补习的怪圈,使学生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这种“影子教育”只是对学生进行知识灌输,违背了“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嚴重背离了教育教学规律与学生身心发展规律。

(四)高额的补习费用增加家庭经济负担,加剧教育不公平

由于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致使课外补习行业收费混乱。学生参加课外补习少则一门多则数门,每月的花费在少则几百多则几千,这对于普通家庭是一笔不菲的支出,更何况是非独生子女家庭和经济困难家庭。于是,学生能否接受到“影子教育”,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家庭经济状况[4,5]。经济条件优越的家庭,有足够的财力、物力来支付子女高昂的课外补习费用;经济状况一般的家庭,其子女参与课外补习存在一定困难;处于社会底层的低收入家庭,因没有足够的财力支付课外补习费用,使得他们的子女基本被排除在课外补习之外。由此可见,“影子教育”并不是全民参与性教育活动,其参与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家庭经济状况。虽然“影子教育”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参与者的成绩,但由此带来的家庭经济负担也不容小觑,引发的教育不公平也需要教育工作者的关注。

(五)增加学生负担,与素质教育的理念背道而驰

当今社会的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态愈发强烈,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疯狂的为子女报各类课外补习班,希望赢在起跑线,认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家长这种一厢情愿的做法,增加了学生的身心负担、学业负担,是不符合人的认知规律和成长规律的,更不利于学生的成长发育。从终身教育的角度来看,过早、过度开发学生潜能和智力,就像“拔苗助长”,必然会损害孩子的想象力、创造力及思辨力,其负面影响是持久且无法弥补的。另外,课内减负,课外加压,让学生饱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压力,如此“减负”宛如负薪救火。

三、“影子教育”的发展方向

现阶段,我国的“影子教育”存在着诸多问题与不足,单凭某一方是绝对无法解决的,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协作来解决。

(一)政府要切实对课外补习机构进行整治与监管,在不破坏教育公平的前提下发掘学生潜能

虽然国家对课外补习机构的管理作出了整体上的规划,但就其具体的经营化管理依然没有详细的、体系化的管理规定。要切实对课外补习机构进行整治与监管,首先,需要国家出台统一的、职责明确的管理政策,做到重审批、重监管,如补习机构必须有教学培训资质、有明确的收费标准、教师必须有相应级别的教师资格证等;其次,明确各级监管部门职责、细化监管标准,彻底扫除监管盲区;再次,建立完善的考核机制,监管部门按年度对补习机构进行考核,对不合格者坚决淘汰,使课外补习机构生态化发展。

当今社会互联网教育高速发展,教育主管部门应充分利用“互联网+”整合教育资源,如召集各科目优秀教师按年级、科目建立完整的教学资源库,学生可以根据需要进行在线学习、在线讨论等,使学习困难的学生可以及时查漏补缺,学习成绩优异的学生可以巩固加深理解,尽力做到教育公平。另外,公办学校可以与课外补习机构合作,在学校教育基础上,根据学生实际情况进行有针对性的辅导。

(二)推进学校教育改革,转变教师观念,提高教学能力,提升教学质量

课外补习机构的兴盛,从某种意义上说明学校教育的不足。不少公办学校教师教学不认真、教学质量差,对学校教育全面进行改革迫在眉睫。结合“影子教育”的优势,对学校教育提出改革建议。首先,转变教师观念,落实“小班”机制,提升“教”和“学”的质量。随着社会的发展,城市人口越来越多,城市学校的班容量也越来越大,经常出现班级人数超过50人的情况。1名教师对50名同学,很难关照到每一位同学,从而教学质量无法保证。所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缩小班容量,以便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可以尽量照顾到每位学生,促进教育过程公平化。其次,改革评价体系,制定多维度的综合评价体系,如加入学生自评/互评、家长参评、各科教师参评,增加体能测评、动手能力测评、思想品德测评、社会服务测评等[6]。再次,给予教师足够的自主权,增强教师职业认同感和幸福感,从而提升教师教学工作的内驱力。学校教育应落实“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和管理理念,制定科学合理的绩效工资分配制度,充分体现教师的重要性,从而增强教师工作的驱动力。最后,教师应恪守职业道德规范,弘扬教师职业精神,坚决不做有悖师德师风的事情。教师应以“四有”好老师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牢记教书育人的职业使命和责任,坚持学习,积极更新专业知识,时刻保持先进的教育教学理念,不断提高自身的教学水平和教学技能。

(三)家長应保持理性的教育态度,以子女全面发展为最终目标

有研究表明,课外补习的时间对于学生学业成绩的影响是先升后降的非线性关系,且它们之间呈倒U型[7,8],这说明通过参加课外补习提高学习成绩并非长久之计,对学生的发展也不是持续正向的。在“速食主义”至上的时代,人们期望用最少的付出获得最大的回报,学生家长也不例外。他们期望通过“影子教育”在短期内迅速提高学生学习成绩。殊不知,“影子教育”在获得“高分”的同时,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不仅包括金钱方面,还包括子女的身心健康、精神健康等。因此,家长应保持良好心态,理性地看待子女的教育问题。应结合子女自身的实际情况,根据先进的教育理念,选用适合的教育方式引导子女掌握科学高效的学习方法,而不是盲目参加各种补习机构,强迫学习,请始终记得“身教比言传更重要”。

参考文献

[1]Stevenson,Becker.Shadow Education and Allocation in Formal Schooling:Transition to University in Japan[J].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92,97(6):1639-1657.

[2]彭湃.“影子教育”:国外关于课外补习的研究与启示[J].外国中小学教育,2007(9):44-48.

[3]杨洪亮.《影子教育的挑战:欧盟家教及其对政策制定者的影响》:解读与启示[J].外国中小学教育,2012(2):12-16.

[4]薛海平,丁小浩.中国城镇学生教育补习研究[J].教育研究, 2009(1):39-46.

[5]薛海平.家庭资本与教育获得:影子教育的视角[J].教育科学研究,2017(2):31-41+48.

[6]《“小班化”教育》编写组.“小班化”教育[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2009.

[7]李佳丽,胡咏梅,范文凤.家庭背景、影子教育和学生学业成绩—基于Wisconsin模型的经验研究[J].教育经济评论,2016, 1(1):70-89.

[8]胡咏梅,范文凤,丁维莉.影子教育是否扩大教育结果的不均等—基于PISA 2012上海数据的经验研究[J].北京大学教育评论,2015,13(3):29-46+188.

Abstract: "Shadow education", as a supplementary education in addition to the mainstream school education,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China's education system. However, its weak research foundation makes it a "chronic disease" of deepening the comprehensive reform in the field of education. This paper takes "shadow education" as an educational problem that cannot be ignored and analyzes it, hoping to attract the attention of researchers in different disciplines. Based on the foundation of her own research field, the author carries out a comprehensive theoretical research on it, so as to provide a multiple theoretical perspective for the healthy development of "shadow education".

Key words: "shadow education"; school education; education problem

    猜你喜欢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扫一扫,加好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