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文网在线首页
  • 论文网在线-首页
  • 免费学术论文
  • 学术期刊
  • 论文网在线网站简介
  • 征稿授权

关于弹幕在网络直播中决定性作用发挥的研究

作者:姚青云 来源:新媒体研究 论文栏目:新闻传播论文     更新时间:2019-11-26   浏览

姚青云

摘  要  笔者将弹幕视为网络直播的“血液”,旨在强调其贯穿网络直播运行的始终,支撑网络直播的存在,推动网络直播的发展。借助社会学中互动论、互动仪式链以及葛兰西、霍尔、亨利·詹金斯在流行文化领域的理论成果,通过对于弹幕具体以何种方式建构、稳定网络直播间进行研究,并对于弹幕使网络直播得到长足发展的根本原因进行分析,论证了弹幕在网络直播中决定性作用的体现。

关键词  弹幕;网络直播;决定性作用

中图分类号  G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6-0360(2019)06-0056-02

近年来,网络直播在“互联网++”国家行动计划支持下获得迅速发展。相关研究[1]显示,2016年中国网络直播平台数量近400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用户数量已达3.25亿人。网络直播文化作为新兴的流行文化形式,受到越来越多研究者的关注。在对网络直播平台进行深入观察和分析后,与网络直播文化密不可分的弹幕文化引起了人们的重视。弹幕是网络直播必要的一部分为大家所默认,但其必要性背后反映的其实正是弹幕在网络直播中所起到的决定性作用。因此,对于弹幕在网络直播中决定性作用发挥的探究不仅有利于加深对网络直播兴起和发展机制的认识,更为借助弹幕的决定性作用助推网络直播的发展提供了机遇,意义深远。

1  研究发现

1.1  弹幕决定网络直播间的建构与稳定

首先,弹幕对于网络直播间的建构作用主要体现在,弹幕与网络直播的结合丰富了双方单独存在的意义。网络直播中使用弹幕时,用户的ID账号会一同显示在屏幕上,当一句评论受到其他受众或主播的关注时,其用户本身也会受到相应的关注。因此弹幕彰显用户自我价值的作用无意间被网络直播这个形式所放大。同时,网络直播的特殊性正是在于其中存在的强有力的互动关系,而弹幕则是型塑并维持互动关系的决定性力量。如果网络直播没有弹幕这个元素,那么網络直播与传统的电视直播就不存在本质的区别。

其次,笔者认为,弹幕对网络直播过程中互动关系的作用,更是稳定网络直播存在形式的关键。

1)受众之间的互动。网络直播由于不受时空限制、准入门槛低等特点,形成了全民参与的入口效应[2]。现实生活中一间小小的直播间能够通过网络吸纳无数的成员加入,小房间的容量在虚拟世界被无限放大。虽然受众之间部落式的聚集氛围是虚拟的,弹幕却通过即时互动构建了人与人之间共时性[3]的关系,增加了直播受众对于共处同一场域、共享同一社群文化的真实体验,形成稳定的归属感。此外,通过对直播间中弹幕内容的文本分析不难发现,一些小短句和词语背后其实是直播受众寻求呼应的一种表达。直播受众通过弹幕表达出内心所想,同时期待自己的情绪表达和玩的梗能够被大家理解并得到回应。例如在主播讲了一个很逗的笑话时,屏幕上会飞过大量如“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等弹幕,看似是每一个受众的情绪表达,但其实是整个直播间里的人在共享同一种情感体验,每个人的情绪表达都得到了有共同情绪表达的人的回应。也有的直播受众会故意发出一些比较另类或犀利的观点,这样的表达背后其实是其对于用与众不同的思路带一波节奏、在直播间刷出自己存在感的诉求。弹幕的存在打破了直播受众之间交往的界限,让他们在共同观看的体验之外产生共时的对话,每一个受众既是寻求呼应的人,又是回应他人呼应的人,一来一往便形成了彼此之间牢固稳定、相互依赖的互动关系。

2)主播与受众之间的互动。在网络直播中,弹幕的存在对于主播和受众来说就像是桥梁,为他们建立了畅通无阻的通话机制。用霍尔的“编码——解码”理论来理解,主播们作为直播间的领导者、最主要的文本生产者,通过语言、表情、动作等向直播受众们传递原创的信息,而直播受众们基于主播直播的内容,以自己的经验和理解为依托,对其“文本意义”进行二度加工[3],可能包括对原有文本进行的解说(包括曲解)、颠覆、重构、恶搞等,这一过程便体现了从编码到解码的经过。直播受众发送弹幕的“解码”行为对主播来说意味着自己直播的内容受到更多人的主动关注,会满足主播求认可、求关注、求打赏的心理,使主播获得情感能量。而主播为了稳定直播间现有的粉丝人数,吸纳更多的用户进去,又会根据对直播受众弹幕中所隐含的对于主播看弹幕、读弹幕、或受弹幕影响的预期,尽可能去满足直播受众的情感能量。在YI直播平台上,主播满足直播受众者情感能量的主要途径有:在他们进入房间时念出他们的名字表示欢迎;复念出弹幕上的内容、对提问做出回答、对赞美和礼物表示感谢,一般对于送礼物的感谢会念出用户名字,普通的弹幕赞美可能就不念用户名字了;满足直播间观众的小要求,例如唱歌、讲故事等。主播与受众通过弹幕这种具有符号意义的互动仪式达到了情感能量的双向满足,而互动仪式链理论又认为,情感能量是人们行为的重要驱动力,因此主播和受众不断重复以弹幕为媒介的互动,以此形成稳定的互动仪式链,从而稳定网络直播存在形式。

1.2  弹幕赋予网络直播发展的活力

1)参与文化。参与文化又称参与式文化[4],最早由美国传播学家亨利·詹金斯提出。指的是以Web2.0网络为平台,以全体网民为主题,通过某种身份认同,以积极主动地创作媒介文本、传播媒介内容、加强网络交往为主要形式所创造出来的一种自由、平等、公开、包容、共享的新型媒介文化样式。弹幕在网络直播间的存在,给了每一个受众随时发声并被大家听到的机会。主播虽然是网络直播间真正的主人,但直播间不再是主播自己一个人的舞台,主播的角色不仅仅是表演者,更是带领者,直播间成为了由一个人带领的一群人的舞台,每个参与者在观看直播间发生的故事,亦参与到故事中来,并且每个参与者都可能成为主角。某个受众可能因为用弹幕发表了一句精辟的言论而成为直播间里某个时段大家共同回应的对象,而某个受众在弹幕上的要求被主播采纳之后,亦可能会影响整个直播的节奏。弹幕给了直播受众在观看之外及时输出的机会,也就给他们提供了更加深入的参与途径。而参与度的提高,也就相应提升了直播受众的体验,进而使得网络直播不断受到追捧。

2)弹幕文化。亨利·詹金斯曾经在《文本盗猎者》一书中提到:“粉丝圈形成一种参与性文化,将媒体消费变成新文本的生产、新文化和新社群的生产。”而网络直播间里的受众从现实中的社会关系中脱域并在网络的虚拟空间中重新嵌入一套新的关系,形成一个在同一场域(即直播间)、具有共同话题和情感体验的新社群。弹幕作为直播受众们对直播内容“二度加工”的产物,无形中建构起了他们自己的文化,而主播的直播内容却成了受众们自己文化产品的原材料[5],因此一个直播间的弹幕文化往往会成为这个直播间除主播以外的重要名片。根据访谈对象的反馈发现,有些受众在进入直播间,弹幕内容的有趣程度会直接决定他是否要留在直播间。可见,好的弹幕文化能够增强受众的观众体验,维持住直播间里原有的用户数量,并吸引源源不断的用户加入,增强用户黏性和活跃度,从而为直播平台创收,促进直播行业的发展。同时,好的弹幕文化还能够吸引高质量的主播留在直播平台,与受众进行良性互动,促进直播平台的长远、健康发展。

1.3  弹幕:直播乱象的“系铃人”与“解铃人”

新生事物往往都具有两面性,弹幕也不例外。我们不能否认其对于网络直播的积极决定作用,亦不能回避它助推直播乱象产生的事实。有些直播受众会通过弹幕要求主播做一些自己想看的动作,这其中就包含大量自己在现实生活中不能做的失范行为。而直播受众作为直播从头至尾的观察学习者,又通过观察主播的行为和行为的结果而进行学习。上述行为是对于直播受众需求的回应和满足,必然不会得到观众的制止,倘若也得不到及时的监管,无疑会让直播的广大受众们下意识认为上述色情、暴力等负面内容以及失范行为也是被需要和可以合理存在的。若主播在做出上述行为后反倒得到了房间内粉丝们的大量奖励,如弹幕显示愈来愈多的用户进入直播间、受众通过飞“6666”“好精彩”等弹幕进行赞扬,甚至是打赏,更加会强化受众进行效仿的冲动。负面内容的传播规模甚至会超过直播间的空间限制,进而产生普遍、恶劣的社会影响。

但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弹幕对于网络直播秩序的破坏性,亦可以通过合理利用转化为维持秩序的警戒线,通过弹幕实现有效的“房间自治”。以一直播参与观察为例,直播平台对于主播要求较为严格,有明确的《一直播主播违规管理办法》条例,主播受到直播平台的管理和规范,同时作为直播间的主人,对于进入直播间的受众们进行管理。主播本人有“十不准”开展的直播内容及行为,同时主播需对直播间中的连麦者、直播间信息等所有频道内容负责,如以上部分有违规行为,处罚违规者的同时连带处罚主播。这样的做法在笔者看来一定程度上体现的是一种“房间自治”的观念,但是违规管理和处罚毕竟都是有滞后性的,要求再具体可行,都不能从根本上抑制直播乱象的产生,只能说是降低乱象的影响力。因此笔者认为直播平台的管理者可以对于“房间自治”有一些创新性的完善,比如规定每个房间的铁粉里必须有几名粉丝管理员负责引导受众们用弹幕传播积极能量,共同抵制低俗弹幕和情绪发泄式弹幕刷屏,形成良好的弹幕文化,而主播则要定期奖励传播积极能量的粉丝等。此外直播受众者也要充分利用弹幕“及时反馈”的特性,对主播的行为进行必要的规范和制约。借助葛兰西的文化领导权理论进行分析可以得出,网络直播间其实就是主播和受众“协商”的场所,与观众时常处于被动接受的模式不同,弹幕给予了受众直接参与和反馈的机会,因此对于主播直播的不健康或是负面内容,观众们可以通过弹幕“群起而攻之”,使主播意识到内容的效果。而由于网络直播就是一种“粉丝经济”,缺少受众的支持主播也会失业,而发展较好的直播间一定是经过主播与粉丝的协商机制而达成了平衡、良性的互动关系并拥有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因此主播大多数也能够采取相应的措施,包括修正自己的行为等以維持自己的粉丝群体。

2  结论

综上,弹幕在网络直播中决定性作用的发挥体现在:弹幕通过型塑并维持网络直播间里受众与受众、受众与主播之间的互动关系,建构、稳定直播间的存在形式;而弹幕所带给网络直播的参与文化以及在网络直播中自我衍生出的弹幕文化,则赋予了网络直播发展源源不断的活力。通过提升用户体验,使得新的用户和内容进来,保持了健康的流动性,使网络直播这一流行文化不断受到追捧。同时维持已有的高质量粉丝和主播,使网络直播得到长足健康的发展;虽然不可否认弹幕也对网络直播的秩序构成了威胁,但经过合理利用就能够以更大的力量服务于网络直播平台的监管,更好地维持直播秩序,促进网络直播的发展。

参考文献

[1]新浪微博数据中心:2016年直播行业洞察报告[EB/OL].(2016-09-22).http://www.useit.com.cn/thread-13421-1-1.html.

[2]王春枝.参与式文化的狂欢:网络直播热潮透析[J].电视研究,2017(1):83-85.

[3]陈一,曹圣琪,王彤.透视弹幕网站与弹幕族:一个青年亚文化的视角[J].青年探索,2013(6):19-24.

[4]周荣庭,管华骥.参与式文化:一种全新的媒介文化样式[J].新闻爱好者,2010(12):16-17.

[5]亨利·詹金斯.文本盗猎者[M].郑熙青,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

咨询论文发表及论文撰写
论文网在线收录7500余种期刊杂志,种
类遍及教育、医学、经济、管理、工业等
多门类杂志的杂志推荐服务。
版权所有@2006-2019
信息产业部备案:闽ICP备05018688号-1
论文网 职称论文 职称论文发表 论文发表
值班电话
15377980356
15377980356

在线客服
228523050

咨询电话
15377980356
邱老师
业务内容
优秀杂志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网站地图
经营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