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论文网在线首页
  • 论文网在线-首页
  • 免费学术论文
  • 学术期刊
  • 论文网在线网站简介
  • 征稿授权

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互动关系研究

作者:吴玉珊,许月云 来源:首都体育学院学报 论文栏目:体育论文     更新时间:2019-07-08   浏览

原文标题:《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互动关系研究》,作者:吴玉珊,许月云,该学术论文发表于: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17年3期 ,由论文网在线小编整理。

吴玉珊,许月云

摘 要:以第6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为依据,构建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的评价指标体系,采用因子分析法对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进行综合测度,并通过自回归分布滞后(ARDL)模型揭示两者的互动特征。研究表明: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间的协整关系具有统计显著性。从长期看,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之间存在正向的双向影响,但社会经济发展对体育场地建设的影响力比体育场地建设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大;从短期看,福建省社会经济发展对体育场地建设的正向影响显著,而体育场地建设对社会经济发展则不明显。发挥政府和市场对体育场地建设的双重推动作用,同时通过提升体育场地建设水平助力社会经济发展是实现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良性互动的有效途径。

关键词:体育场地;社会经济;互动关系;ARDL模型

中图分类号:G 80-052 文章编号:1009-783X(2017)03-0196-06 文献标识码:A

Abstract: Based on the data of sixth national sport venue investigation, this paper constructs the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and applies factor analysis method to make a comprehensive measure on the level of the sports venue construction and the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in Fujian. Then we bring the features of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sports venue construction and the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by the autoregressive distributed lag(ARDL)model.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re is a long-term equilibrium relation between the both in Fujian. In the long term, there are positive bidirectional effects between the both. However, the influence of the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on the sports venue construction is more stronger than the latter on the former. In the short term, the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has significant adverse impact on the sports venue construction, but the effect of the sports venue construction on the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is not obvious.Torealize the virtuous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sports venue construction and the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in FuJian,this paper gives two effective paths:first draw support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the market for the sports venue construction;second,promote the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by improving the level of the sports venue.

Keywords: sports venue construction;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interactive relationship; ARDL model

体育场地是发展体育运动的重要物质基础和必备保障,其发展规模和水平体现了区域经济和社會发展的昌盛与繁荣。近年来,奥运会和一些单项比赛等体育赛事给举办国家、城市带来巨大经济效益及对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发展产生显著推动作用,与此同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运动和健身等体育方面的需求不断增加,二者共同刺激了体育场地建设的巨大发展。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先后出台多项促进体育发展的政策,带动了体育场地建设突飞猛进地发展,例如实施《全民健身计划》和《奥运争光计划》将体育场地设施建设纳入城乡建设计划,在2014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把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在2016年,国家先后发布了《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和《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可以预见,未来我国体育场地建设将继续快速发展。

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本质上是一种互动关系,二者可以实现良性循环。体育场地建设的发展必然要受到不同历史时期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和影响,社会经济的发展能够为体育场地的建设与发展提供动力与保障;体育场地建设的发展能够促进固定资产投资,推动第三产业的发展,加快城市化进程,增强社会经济发展后劲。近年来,国内学者对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之间互动关系的研究大多采用定性方法,例如张帅等 [1]、许月云等[2]、贺莉 [3]、柴王军等 [4]、吴建军 [5]分析了体育场地建设对区域经济社会、城市发展等方面的影响;采用定量方法探讨的仍不多见,例如张兵 [6]通过数量对比分析了山西省各地市经济发展与公共体育场馆资源积累的关联性,崔瑞华等 [7]采用协调度模型研究了辽宁省公共体育设施建设与经济发展的协调性,然而,此类研究并未探讨两者整体的内在数量结构关系,缺乏对两者之间动态化影响的深入考察。本文试图弥补现有研究的不足,从全面考察体育场地建设和社会经济发展联系的角度,利用动态时间序列模型探索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间的相互关系。以第6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为依据,构建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的评价指标体系,采用因子分析法计算出福建省1978—2012年间体育场地建设、社会经济发展的综合评价指数,进而构建自回归分布滞后(ARDL)模型对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间的互动关系进行实证研究,提出了促进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协调发展的对策。这对于推动区域体育场地建设与促进社会经济协调发展理论研究的进展,完善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发展政策与规划,推进体育场地建设与地区社会经济间的协调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1 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的测度

1.1 评价体系的构建与数据来源

体育场地是进行运动训练、运动竞赛及身体锻炼,有一定投资价值、公益性或经营性的体育建筑设施,主要包括体育场和体育馆等[8]。尽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体育场地建设与发展在规模、结构等方面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由于我国对体育场地的统计尚不健全,因此,在专家咨询的基础上,通过查阅相关文献[6-7],考虑到统计数据的可获得性,本文主要基于福建省第6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资料构建体育场地建设指标体系,选取的指标包括体育场地总面积(m2)、体育场地总投资额(万元)、体育场地总个数(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m2/人)、人均体育场地总投资额(万元)、人均体育场地总个数(个)。其中,体育场地的总面积、总投资额和总个数反映了体育场地建设的总体规模,体育场地的人均面积、人均投资额和人均个数则体现了人口对体育场地资源的分享水平,在考察体育场地建设与发展水平时,都是非常重要的指标。

社会经济是一个多义词。本文中的“社会经济”立足广义的社会概念,涵盖人类发展的各个领域,涉及经济增长在内的社会结构、人民生活、科技教育、社会保障、医疗卫生、社会秩序等各个方面的内容。社会经济是一个庞大复杂的多元化系统,政府机构及相关学者已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定量指标进行了界定,例如国务院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纲要、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为了能充分衡量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本文总结上述相关机构的观点,借鉴周炎炎 [9]、王晓鹏等 [10]、孙乾坤等 [11]学者的研究成果,根据社会经济的内涵及福建社会经济发展现状,基于指标选取的完整性、代表性和可行性等原则,从经济基础、人口發展、居民生活、基本公共服务等4个层面选取19个指标构成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度量指标体系,见表1。

根据构建的指标体系,本文从改革开放以来历年《福建统计年鉴》和福建省第6次体育场地普查资料中直接获取或间接推算得到19项社会经济指标数据和6项体育场地指标数据,基于指标数据的可获得性,研究时间跨度为1978—2012年。

1.2 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的测度

1.2.1 测度方法的选择

由于以上指标之间的属性不同、量纲不同,要使这些反映不同方面的数据整合成一个综合性的数据,从总体上反映体育场地建设或社会经济发展的真实水平,必须考虑采用对指标进行合成的综合评价方法。本文采用因子分析法对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进行测度与评价。在本研究中,因子分析的基本思想是将多个可能存在相关关系的指标通过适当的组合,使同组内变量间的相关性较高,不同组变量的相关性较低,从而将众多原始变量转化为几个互不相关的综合变量,而每一个综合变量代表一个基本结构,称之为公共因子。这几个公共因子包含了原有指标的大部分信息,抓住了这些主要因子,就可以对复杂的事物和研究对象的本质关系进行深入分析和解释。得到公共因子后,还可用回归估计等方法求出因子得分的数学模型,并进一步计算综合得分,以对各案例进行综合评价[12]。

1.2.2 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水平的测度

因子分析的前提条件是变量之间具有较强的相关性,如果变量之间不存在较强的相关关系,则无法找出其中的公共因子。对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的6项指标数据进行适用性检验,结果表明:KMO值是0.692,Bartlett球度检验统计量为1 260.368,显著性概率近似为零,表明指标之间具有较强的相关性,适合进行因子分析。按照特征值大于1的原则,选入了1个主因子,其累积方差贡献率达到98.966% >80%,说明具有显著代表性。根据因子得分系数矩阵可以得出福建历年体育场地建设的综合得分F体,如图1所示。

如图1所示,1978—2012年福建省的体育场地建设一直处于持续发展的过程中,我们把这一进程划分为2个阶段:第1阶段为1978—1994 年,这期间福建体育场地建设进程平稳发展,发展速度相对缓慢;第2阶段为1995—2012年,自1995年开始体育场地建设进程明显进入快速发展时期,体育场地建设水平以较快的速度上升,处于持续加速的状态。这主要是由于这期间福建经济发展水平快速提高,以及《全民健身计划》和《奥运争光计划》的实施,从物质基础和宏观政策方面为体育场地建设与发展提供了巨大的支撑。福建省第6次体育场地普查资料显示,2013年与1978年相比,30多年间,福建省体育场地数量增加6万2 100个,场地面积增加了5 845万4 000 m2,总投资金额增加292亿600万元;人均场地面积增加1.53 m2,每万人拥有体育场地数增加16.37个。

1.2.3 福建省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测度

对福建省社会经济发展19项指标的原始数据进行适用性检验。结果表明,KMO值是0.839,Bartlett球度检验统计量为2 479.770,显著性概率近似为零,表明适合进行因子分析。依据由经济基础、人口发展、居民生活和基本公共服务等4个类别的19项指标组成的社会经济发展指标体系开展因子分析。按照特征值大于1的原则,选入了2个主因子,其累积方差贡献率达到93.33%,具有显著代表性。由于初始因子载荷矩阵的各个因子在原始变量上的载荷值都相差不大,造成因子含义不好解释,因此,本文采用方差极大正交旋转对主因子载荷矩阵进行旋转,经过旋转后,得到的主因子正交旋转载荷矩阵显示:第1主因子F1对福建省社会经济发展的贡献率为64.21%,是2个因子中最重要的影响因子,它在人均GDP、固定资产投资、劳动生产率、财政总收入、地方财政支出、第二产业增加值、每万人在校大学生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居民消费水平、人均文教科卫经费、每万人口拥有医生数、每万人口拥有床位数等指标上具有很大的载荷和解释能力。第2主因子F2在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人口密度、人口自然增长率、人口出生率、恩格尔系数和每万人拥有教师数等指标上的载荷绝对值较大。根据因子得分系数矩阵,运用线性回归法得出福建历年的2个主因子变量得分,并用旋转后的方差贡献率作为权数进行加权计算得到福建历年的综合评价值F社,如图2所示。

如图2所示,改革开放以来,福建社会经济发展向上趋势明显。特别是进入90年代,尤其是1995年以来社会经济发展综合得分更加快速增长。从发展背景看,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是我国全面推进和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里程碑,迅速掀起一轮经济建设高潮,经济增长速度出现直线攀升。福建是中国最早对外开放的地区之一,民营经济起步较早且发展迅速,经济总量从改革开放之初全国排名靠后到90年代全国排名靠前,特别是1993—1995年GDP增长速度位居全国前列。随着经济快速发展,福建省基础设施建设得到加强,社会事业发展水平不断提高,人们生活状况大大改善。

2 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互动关系研究模型的构建

2.1 研究方法的选择及基本原理

一般来说,对时间序列间的动态均衡关系进行研究,普遍采用21世纪80年代Engel和Granger的协整理论或Johansen协整检验法。这2种协整检验方法都要求变量同阶单整,但很多时候,变量并非同阶单整过程或者不能准确地判断变量是否平稳,而由Charemza等 [13]提出的ARDL模型适用于无法决定模型变量是完全的零阶单整或完全的一阶单整或两者混合的情况,估计更稳健,加之ARDL 模型在处理小样本时能够保持良好性质,更适合小样本的数据[14];因此,本文选取ARDL模型对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间互动关系进行研究,以期准确把握两者的互动规律及特征。

ARDL模型又称自回归分布滞后模型,其建模思想是从使用因变量的滞后项和自变量的当期及滞后项,从构建一个包括了尽可能多解释变量的“一般”ARDL模型开始,检验回归系数的约束条件,逐步剔除那些无显著性变量,进而不断壓缩模型规模,最终得到一个简化模型[15],估计出各变量之间长期关系和短期关系的系数。P. Hashem 教授等编写了计量软件Microfit,可用来对ARDL模型进行方便的估计[16]116。一个典型的ARDL模型(m,n,p)基本结构为

其中:m表示yt滞后的阶数,n为表示第j个自变量xjt滞后的阶数,p为自变量个数。Microfit软件用普通最小二乘法估计出(m,1)k,1个不同的ARDL模型,最大的滞后项m由研究者根据需要选择[16]116,然后按照AIC准则、调整R2准则、SC准则等标准选定最优的ARDL模型,并估计出该模型各变量之间长期弹性系数和相对应的误差修正模型(ECM) [16]117。

2.2 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互动关系的研究步骤

为了便于分析,对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的综合得分序列实施整数变换,并分别记为x和y,变换公式为x= F体×100,200和y= F社×100,200,做这样的数据转换能简化数据,不会改变数据在原有序列中的位置。对序列x和y进行自然对数变换,以消除时间序列中可能存在的异方差现象,使数据更加平稳,便于建立模型。对数化后的x和y分别记为lnx和lny。根据ARDL模型的建模机理,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互动关系的ARDL协整分析步骤具体如下。

第1步,使用边界检验过程检验变量间的协整性,以考察模型中体育场地建设lnx与社会经济lny之间是否存在协整关系,以及如果存在协整它们的作用方向。根据Pesaran等的建议,首先构建以下非受限误差修正模型(UECM)。

其中:lnyt和lnxt分别表示社会经济yt和体育场地建设xt的自然对数值,?驻lnyt和?驻lnxt分别表示二者的差分值;α1、α2、β1、β2代表了短期动态关系;α3、α4、β3、β4代表了协整关系或长期动态关系。

检验2个变量间是否有协整关系的原假设是不存在稳定的长期关系的,以式(1)为例,原假设H0 :?琢3=?琢4=0,备择假设H1 :?琢3≠?琢4≠0 。如果接受原假设,则表示变量之间不存在协整关系;反之,则表示变量间存在协整关系。

第2步,在变量之间存在协整关系的前提下,通过 ARDL模型估计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间的长期和短期影响系数。式(3)与式(4)为水平变量间的长期影响系数估计模型,式(5)与式(6)为差分变量间的短期影响系数估计模型。

3 基于ARDL模型的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互动关系实证分析

3.1 单位根检验

虽然ARDL 方法不要求变量为同阶单整过程,但应用ARDL 方法仍有一定前提,就是变量单整阶数不能超过1,否则,判断存在协整的F检验将失效;因此,在应用ARDL 方法之前,必须先对变量的单位根进行检验。在样本比较小的情况下,常用的ADP、PP检验的功效明显下降[17],为了提高检验结果的可信性,本文采用KPSS方法进行补充。通过对变量lnx和lny的时序图观察发现,两者均存在平稳上升的趋势,因此,序列回归中应既有常数又有趋势。表2呈现的是利用软件Eviews 6.0的ADF、PP、KPSS等3种检验方法对lnx和lny 2个变量进行单位根检验的结果。研究显示,在5%显著性水平下,lnx和lny都存在单位根的情况,再分别对其进行一阶差分平稳性检验,结果显示都不存在单位根;因此,lnx和lny变量序列都是一阶单整时间序列即I(1),满足应用ARDL方法研究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间协整关系的必备条件。

3.2 边界协整检验

利用Microfit4.1软件,基于式(1)和(2),运用ARDL边界检验方法检验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的相互影响。首先,通过OLS方法对式(1)和(2)进行回归,并选择最佳的滞后期。鉴于样本滞后期长、容易产生序列相关问题,按照通用做法,选取最大滞后阶数为8。对方程估计时,一般依据赤池信息准则(AIC)或施瓦茨贝叶斯准则(SBC)确定2变量一阶差分序列的合适滞后阶数。结果显示,式(1)的最优滞后阶数为8,其AIC为60.983 9,SBC为50.290 1;式(2)的最优滞后阶数为7,其AIC为59.886 8,SBC为51.693 6。

ARDL模型中一阶差分变量的滞后阶数确定之后,根据式(1)和(2)的F检验判定序列的协整关系的存在性。研究显示,式(1)中社会经济发展lny作为因变量,其F统计量为4.1012,P值为0.066;式(2)中体育场地建设lnx作为因变量,其F统计量为2.9330,P值为0.099。由此可见,在10%的显著性水平下,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彼此间的长期影响都具有统计显著性。

3.3 ARDL模型分析

3.3.1 模型评价

在确定了福建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间长期协整关系的基础上,根据ARDL协整分析的第2步构建回归模型估计两者间的长期和短期影响。本文使用SBC准则确定模型中各变量的最优滞后阶数。结果显示,社会经济发展(lny)变量作为因变量时的最优模型为ARDL(1,5),体育场地建设(lnx)作为因变量时模型ARDL(1,0)更为合适。

表3与表4是社会经济发展(lny)和体育场地建设(lnx)分别作为因变量构建的ARDL估计方程的诊断结果。可以看出,2个ARDL模型的回归结果都有一个比较高的拟合优度:体育场地建设大约可以解释社会经济发展的99.83%,DW统计量为1.367 3,不存在自相关性;社会经济发展大约可以解释体育场地建设的 99.78%,DW 统计量为 2.286 4,不存在自相关性。对2个模型的残差进行J-B 正态性检验、序列相关LM 检验、White 异方差检验,结果表明残差均是平稳的、正态的,不存在自相关与异方差。此外,本文还分别以模型的递归残差累计和(CUSUM)及递归残差平方累计和(CUSUMSQ)为基础,对模型系数的稳定性进行检验。结果显示,在整个考察的时间区间内,残差和都未偏离边界范围(此处省略了CUSUM图和CUSUMSQ图),可见,回归结果皆是可靠的。

3.3.2 长期弹性系数的估计与解释

表5和表6分别为社会经济发展(lny)和体育场地建设(lnx)分别作为因变量构建的ARDL模型的长期影响系数,反映了变量之间的长期均衡关系。

由表5可知,在10%的显著性水平上,体育场地建设对社会经济发展的长期影响系数是显著的,并且其系数符号与理论预期是相符的,体育场地建设对社会经济发展有正向影响,体育场地建设每增长1%,将推动社会经济发展增长1.1%左右。体育场地建设的投资能够直接拉动经济增长,推动体育服务业及旅游业、餐饮业等第三产业的发展,优化地区产业结构,通过提高劳动者身体素质提高劳动生产效率;因此,体育场地的建设可以对地区社会经济的发展产生积极的作用。

由表6可知,在5%的显著性水平上,長期内社会经济发展对体育场地建设有显著的助力作用,社会经济发展每增长1%,将引致体育场地建设增长 1.87%左右,这明显越过体育场地建设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力度。作为社会经济发展系统的子系统,体育场地建设会受到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影响和制约,主要表现为:体育场地建设需要社会经济发展为其提供物质基础,居民需求结构和消费结构的转变和升级是体育消费的主要动力,政府的基本公共服务供给有助于提高劳动者的综合素质、体育场地建设的科技创新水平等;因此,社会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能带动体育场地建设步伐的加快。

3.3.3 短期弹性系数的估计与解释

表7和表8分别为社会经济发展(lny)和体育场地建设(lnx)作为因变量构建的ARDL模型的短期影响系数,刻画了变量之间的短期均衡关系。

由表7可以看出,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体育场地建设变量对社会经济变量存在显著的滞后2期正效应和滞后4期负效应,误差修正系数ecm(-1)为-0.097 9,有正确的符号(负号),但在10%显著性水平上不显著。这说明体育场地建设对社会经济发展的短期影响在统计上不能显著证实其存在,体育场地建设对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要经过较长的时间才能表现出来。

由表8可见,社会经济发展对体育场地建设的短期弹性系数为0.331 0,即社会经济发展每增加1%,体育场地建设可以增长0.33%,?驻lny在 5%显著性水平下是显著的,其符号与表6中一致。这说明,无论是在短期或长期内,社会经济发展对体育场地建设的作用方向一致,所不同的是长期的影响力度会高于短期,说明随着政策调整、投资增加、体育健身观念的日益深入人心,未来社会经济的发展将引起体育场地建设更快速的发展。误差修正项ecm(-1)的系数估计为-0.176 7(0.044),是统计上高度显著的,且符号为负号,这与反向修正机制吻合。这说明,当受到一个外部冲击后,为了维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发展的长期均衡关系,当期将以0.176 7的速度对前1年两者的非均衡状态进行调整,将其拉回到长期均衡状态。

4 结论与建议

4.1 结论

1) 从ARDL协整模型的边界值检验来看,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间的协整关系具有统计显著性,两者间存在长期显著的双向影响,相辅相成,互为因果。

2)从ARDL协整模型的长期影响系数来看,福建体育场地建设与社会经济间长期的相互影响都是显著正向的,但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对社会经济发展的长期系数小于社会经济发展对体育场地的建设。由此可知,福建社会经济发展对体育场地建设的影响力比体育场地建设对社会经济的影响力要强,福建体育场地建设政策措施、市场化和社会化程度还处于比较被动状态。

3)从ARDL协整模型的短期影响系数来看,福建省社会经济发展对体育场地建设的影响,短期内是显著的,而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对社会经济发展则不明显。这说明,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对社会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存在较长的滞后影响,加强体育场地建设的政策实施后需要一定时间才能产生效益,在短期内要想通过体育场地建设来推动社会经济发展可能性不大。其原因虽有体育场地建设作为基础设施投资见效慢的客观因素,但也应看到福建省体育场地建设与地区社会经济的需求对接不够等方面问题。

4.2 建议

1)提升经济发展水平,为体育场地的建设与发展提供保障。在经济新常态形势下,福建省要围绕“机制活、产业优、百姓富、生态美”的新福建建设目标,通过推进产业转型升级,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在传统产业升级的同时推动新兴产业崛起,提升经济发展效率和水平。通过合理布局省内产业发展区域,促进省内各地市经济快速、稳定、均衡与可持续地发展,加快与体育场地建设水平高度相关的城市经济发展,为体育场地的建设和发展奠定经济基础。体育场地效用的发挥取决于使用的群体,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要重视改善和保障民生,缩小城乡之间、区域之间、不同社会群體之间的差距,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扩大体育人口规模。

2) 政府要加强规划和引导,提供政策、资金等方面支持,体育场地建设投入大而且在短期内难以见到明显的经济效益,必须以政府为主导推动,同时要积极引导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各级政府要围绕落实《福建省“十三五”体育事业发展专项规划》和《福建省全民健身实施计划(2016—2020年)》规划的工作目标和要求,制订引导和鼓励体育场地建设的政策措施。结合新型城镇化发展规划,编制区域公共体育设施中长期建设规划,合理规划体育场地建设,着力创建全民健身公共服务示范区[18]。将体育场地建设经费列入财政预算和基本建设投资计划,确保体育场地建设经费充足。设立专项基金,支持和鼓励体育基础较好的地区建设有本地特色的体育基地。对社会资本投入体育场地建设提供优惠政策。从财政支持等方面入手,鼓励社会力量利用城区旧厂房、仓库、老旧商业设施改建体育场馆[19]。

3) 营造全民健身氛围,提高体育消费能力,全面落实2015年8月福建省人民政府出台的《关于加快体育产业发展,促进体育消费十条措施》的各项要求。体育行政部门要积极调动各种资源,利用多种平台特别是互联网+新兴媒体,广泛宣传,引导大众树立科学健身理念、养成体育消费习惯。推动全民健身评价指标纳入健康福建保障体系等举措,建立全民健身评价激励机制[18]。支持体育健身类群众社团建设,进一步引导群团组织推动专兼职体育指导员、志愿者的工作,通过专业指导、表率示范带动群众对体育健身活动的积极参与[19],营造全民健身氛围。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出台优惠政策等方式鼓励和支持群众健身消费,例如研究用于职工健身的支出可以抵扣所得税、利用医保卡余额支付健身消费活动,以及发放健身券等促进健身消费的政策[20],从而推动体育场地消费者的增加,带动社会经济的发展。

4) 加快引进和培育各类赛事,提高体育场地的利用率和运营效益,以竞赛表演业为重点,大力发展多层次、多样化的各类体育赛事,丰富体育赛事活动的同时,提高体育场地利用率。鼓励支持符合条件的市场主体依法组织、承办赛事。加强与国内外体育组织等专业机构的交流合作,积极引进精品赛事,推动专业赛事发展,打造一批有吸引力的国际性、区域性品牌赛事。围绕“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建设[18],结合各地市文化、旅游、体育资源,积极联合“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城市联合举办体育赛事。丰富业余体育赛事,在各地区和机关团体、事业、企业单位等广泛举办各类体育比赛,引导支持体育社会组织等社会力量举办群众性体育赛事活动。加快各类场馆设施、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

5)强化体育场地建设对相关产业的带动作用。福建体育场地建设与地区社会经济的需求对接不够,因此,要加强体育场地建设与其他产业的衔接,尤其是第三产业。要围绕体育场地的建设和运营进行合理的规划设计,与旅游、金融、文化等相关产业形成产业链,促进相关金融、信息服务业发展,注重赛事衍生品产业培育等,鼓励各地建设运动休闲、康体度假等体育休闲旅游基地,促进产业链上各组成产业相互带动,共同发展。

参考文献:

[1] 张帅,高杨.体育场馆建设对提升城市软实力的影响[J].理论观察,2015(8):126.

[2] 许月云,许红峰.论体育场馆建设与城市发展的互动关系[J].泉州师范学院学报,2014 ,32(4):1.

[3] 贺莉.现代体育设施建设与城市发展关系研究[J].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2013,29(1):60.

[4] 柴王军,林显鹏.大型体育场馆在我国城市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3,27(1):71.

[5] 吴建军.体育场馆对城市经济影响的再审视:基于北美地区的经验分析[J].体育与科学,2013 34(4):24.

[6] 张兵.山西省地市经济发展与公共体育场馆资源积累的关联研究[J].搏击(体育论坛),2012,4(6):4.

[7] 崔瑞华,王泽字.辽宁省公共体育设施建设与经济发展的协调性分析[J]. 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12,46(4):13.

[8] 于永慧.中国体育设施发展的制度分析[M].北京: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2010:10.

[9] 周炎炎.人口现代化与经济社会发展系统模型构建及实证分析[J].统计与决策,2014(8):99.

[10] 王晓鹏,索南加,丁生喜.青海藏区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动态评价研究[J].数学的实践与认识,2012,42(6):47.

[11] 孙乾坤,李豫新,任凤.区域社会经济和资源环境发展协调度实证分析[J].统计与决策,2012(17):84.

[12] 谢琦.中国经济增长的结构分析[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10: 115-116.

[13] CHAREMZA W W, DEADMAN D F. New Directions in Econometric Analysis[M].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7:360.

[14] PESARAN M H, SHIN Y. Econometrics and Economic Theor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The Ragnar Frisch Centennial Symposium[M].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9:371-413.

[15] 赵煜.基于ARDL模型的我国固定资产投资与经济增长关系的统计分析[J].甘肃科技,2009,25(1):82.

[16] 邹平.金融计量学[M].上海: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14.

[17] 陶长琪,宋兴达.我国CO2排放、能源消耗、经济增长和外贸依存度之间的关系[J].南方经济,2010(10):49.

[18] 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福建省全民健身实施计划(2016—2020年)》的通知:闽政〔2016〕43号[S].

[19] 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下发《加快体育产业发展 促进体育消费十条措施》的通知:闽政〔2015〕40号[S].

[20]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司,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经济司.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15:69.

咨询论文发表及论文撰写
论文网在线收录7500余种期刊杂志,种
类遍及教育、医学、经济、管理、工业等
多门类杂志的杂志推荐服务。
版权所有@2006-2019
信息产业部备案:闽ICP备05018688号-1
论文网 职称论文 职称论文发表 论文发表
值班电话
15377980356
15377980356

在线客服
228523050

咨询电话
15377980356
邱老师
业务内容
优秀杂志
支付方式
常见问题
网站地图
经营许可